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您好!欢迎登录中国渎职调查报官网!
检查动态    
基层检查
检查要闻
同题报道
 本期排行
·为实现民族复兴接续奋斗——写在辛亥革
·海南检察机关依法对罗某平侵害英雄烈士
·受贿超1.129亿,茅台原董事长袁仁
·出舱了!英雄们,地球亮相!
·习近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和集体安全条约
·近十家上市公司涉及或披露HD商票情况
·【大检察官说】贺恒扬:深刻领会“国之
·总第477期

  检查动态
首页 ->  检查动态   
隐藏在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之下的原罪
编辑时间:2014/12/26

[导读]龙年的龙江河开年不利,眼下仍在紧张进展中的镉污染抢险工作可谓惊心动魄。我国在重金属污染物排放和防治技术方面明显不足。亟待先进有效的重金属污染源头控制技术、污染治理技术和修复技术。

隐藏在广西龙江镉污染事件之下的原罪

有专家表示,目前中国在环境噪声、固体废物方面已形成较为完善的国家排放(控制)标准体系,但在重金属污染物排放和防治技术方面明显不足。亟待先进有效的重金属污染源头控制技术、污染治理技术和修复技术。

超标80倍!

龙年的龙江河开年不利,眼下仍在紧张进展中的镉污染抢险工作可谓惊心动魄,这无疑是继2011年8月云南南盘江“铬渣污染”事件后的又一起重大重金属环境污染事件。

1月15日,广西河池市宜州市境内的拉浪水库,养殖户突然发现网箱出现死鱼现象,环保部门接报后检测发现,龙江河拉浪电站坝首前200米处的镉含量超标80倍!

“80倍”这个数字足以让闻者坐立不安。不过,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对镉这种重金属及其造成的污染、对人体的危害并不是很清楚。这种元素代号为“Cd”的重金属在自然界中多以化合态存在,含量原本很低,资料显示,大气中含镉量一般不超过0.003μg/m3,水中不超过10μg/L,每千克土壤中不超过0.5mg,这样的低浓度不会影响人体健康。

问题在于,自从20世纪初人类发现镉以来,它的产量便逐年增加,相当数量的镉通过废气、废水、废渣,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工业“三废”排入环境中,由于镉与目前其他四类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重金属——汞、铅、砷、铬一样很难在自然环境中降解,因此它可以在生物体内富集,再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

镉对人体的危害,主要是蓄积在肝肾中,从而影响肝肾器官的正常功能,长期过量接触镉会引起慢性中毒,对肾造成损害,晚期病例则会出现肾功能不全,并可伴有骨骼病变;短时间内吸收大量的镉可引起急性中毒,出现恶心、呕吐、腹痛等症状。

急性镉中毒,大多是由于在生产环境中一次吸入或摄入大量镉化物引起。含镉气体通过呼吸道会引起呼吸道刺激症状,如出现肺炎、肺水肿、呼吸困难等。镉从消化道进入人体,则会出现呕吐、胃肠痉挛、腹疼、腹泻等症状,甚至可因肝肾综合征死亡。

1931年发生在日本富山县的“痛痛病”,便是镉环境污染进而导致人体慢性镉中毒的典型案例。此外,从动物实验和人群的流行病学调查中还发现,镉还可使温血动物和人的染色体发生畸变。镉的致畸与致癌作用(主要致前列腺癌),也经动物实验得到证实,但尚未得到人群流行病学调查材料的证实。

严重的危害性决定了龙江河的这起镉污染事件非同小可,然而吊诡的是,从发现镉含量严重超标80倍开始,直至11天后,也就是1月26日,这起事件才被外界获悉,进而引发举国关注。

龙江河的下游是广西第二大城市——拥有300多万人口的柳州,龙江河最终汇入柳江,而柳江又将汇入广东的重要江河——西江。因此,除了柳州积极备战,将这场镉污染阻击战提升至“柳州保卫战”的高度,广东乃至港澳地区都高度戒备。

龙江河镉污染事件的处置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然而,同样引起外界质疑的是,截至1月30日,引发这起危机的罪魁祸首仍未最终确定。

五道防线,三个重镇

在发现龙江河镉污染后,河池市第一时间采取了加大泄流量、投放中和物、调水稀释等方法降低镉浓度,不过来自柳州市的消息是,3天后,柳州市才得到了上游的污染情况通报,而后开始备战。从现在逐渐披露出来的消息可以看出,在1月26日前,全国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氛围中时,河池市上下却在低调而又紧张地试图化解这场危机,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部门、驻地武警均放弃假期投入战斗。

尽管对外界而言,这一切在当时都显得有些悄无声息,不过,在龙江河的下游,镉污染的消息却不胫而走,柳州市在1月23日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的恐慌,市民争相抢购饮用水,较河池市而言,柳州市的应对姿态更显开放,该市及时发布信息、保障物资供应、缓解市民恐慌情绪。

1月26日,农历正月初四,镉污染团顺龙江河而下,前锋进入柳江水系。柳江以位于柳城县凤山镇的龙江与融江交叉口为起点,下游3公里处26日一度检测出镉超标轻微污染。事态开始升级,柳州保卫战由此打响,龙江河镉污染事件也终于曝光天下。

事件发生后,广西成立了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并在27日启动突发环境事件Ⅱ级应急响应。为阻击镉污染,应急指挥部根据专家意见,在河池市境内的叶茂水电站、宜州市龙江三桥、洛东水电站、三岔水电站、三岔公路桥分别设置了降解物投放点,数百吨聚合氯化铝与石灰粉被投入到污染水体中。

聚合氯化铝是自来水厂用于净化水源的物质,它可以将离子状态的镉固化,避免被人体吸收,这是当前可采取的最有效措施。

对这场镉阻击战而言,有三个重镇,首当其冲的便是污染源头拉浪水电站,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厅监控表明,拉浪水库目前镉浓度监测数据显示已经达标,这说明污染源已经被截断,没有新的污染源进入。

另一个重镇便是宜州市洛东水电站,镉污染的峰值目前仍在这一段,据指挥部发布的信息分析,这里的镉含量超标仍高达25倍左右。

第三个重镇便是柳州市糯米滩水电站,糯米滩水电站位于龙江柳城段。柳城县副县长汤振国介绍,糯米滩水电站是处置龙江污染事件的关键点,因为过了这里下游就是一马平川,柳州饮用水的安全能否保得住看的就是这里。

29日中午12时,糯米滩水电站的镉浓度超标8倍,而以上的龙江河段,超过国家标准临界值5倍以上的河水长达100公里。专家预计,按照目前的流速,未来10至15天,柳江中的镉浓度将达到峰值,柳州的防治形势日趋严峻。

不过,当前,镉污染防治的重点仍在峰值所在地——宜州市洛东水电站,可以说,宜州守不住,柳州将难保。目前,100多名国内环保、防控、冶金、地质等各领域的专家齐聚河池市,组成专家组参与龙江重金属污染处置。

稍稍可以让人欣慰的是,经过半个月的处置,目前的数据显示,龙江河受污染的水体中镉离子能得到70%以上的降解。专家称,这些污染水体经洛东电站、三岔电站、糯米滩电站三次削峰后,镉浓度可控制在超标10倍以内。

1月30日,应急指挥部发言人、自治区环保厅巡视员冯振年表示,从目前处置和监测的总体情况综合分析,事件总体态势可控。

指挥部的目标是把大部分污染负荷拦削在龙江河段内,确保柳州供水安全。

生态影响待估

为更具针对性地降低上游镉浓度,专家提出在河池境内新增两处中和物投放点,其中一处选择在洛东水电站下游6公里处的博冠纸业内,另一处投放点计划选择在三岔水电站下游附近。

宜州市副市长莫世亮是洛东基地投放组组长,从1月29日下午5点接到通知开始,到施工、调集投放物资、建设投放系统直至凌晨3点多开始投放,他紧张得一刻不敢耽误。莫世亮介绍,新的投放点至关重要,因为这一段龙江河的水流流速较缓,投放的药物与金属镉离子反应时间比较长,絮凝作用相对比较好。

柳州方面也做好了应对准备,为确保万一柳江水质出现超标情况时,仍可提供合格的自来水,柳州市在自来水厂针对除镉调整处理工艺、加强了水质处理过程中的监测。住建部也已组织国内权威城市供水专家到柳州现场指导。

专家组组长、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表示,按照目前制定的处置方案,流经柳州市区的柳江河段可能会出现镉浓度超标1-2倍的情况,目前正努力控制在1倍以内,并尽最大可能实现不超标。

“只要你拧开水龙头,流出来的自来水都是安全达标的。”柳州市委书记陈刚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市民承诺。

柳州未雨绸缪,不过,河池宜州市的不少居民这个春节却已经深受其害,宜州市龙江河边的两个村屯——光下屯和拉仁屯,经宜州市疾控中心监测井水镉含量已经超标,220多名村民每天只得依靠政府免费提供的桶装水作为生活用水。村里的告示以及村干部们告诫村民们即便是牛也不要直接饮用龙江河水,即便煮沸后也不能直接饮用,清洗食物都不可以。

虽然除了在洛东水电站等中和物投放点可以看到漫天的粉尘、水体经投放中和物后变为乳白色外,龙江河的其他河段并无明显异常。不过,受此事件影响,渔民们都已停船靠岸。

宜州市委书记奉海峰介绍,宜州市受污染事件影响最大的还是水产养殖业,在河道内网箱养鱼的渔民损失很大。对于沿河两岸的群众因水体污染遭受生产的损失,政府已经派出工作组进行认真核查。奉海峰表示,核查清楚后,要对受到损失的群众进行赔偿。

不过,渔民们认为生活一时的不便可以克服,他们更担心的是此次污染会否对当地生态造成持久影响,继而影响到他们的生计。

罪魁祸首似成罗生门

在1月30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应急指挥部对涉嫌造成此次污染事件的企业进行了通报,河池市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等相关企业的7名相关责任人被依法刑事拘留,相关责任调查已全面开展。这是有关此次事故责任单位的第二个版本,此前,河池市曾对外宣布,初步确定是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所为。

作为此次污染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宜州市市委书记奉海峰表示,“环保跟发展其实并没有什么矛盾,我们的发展是为了让人民过得更好,环保也是为了让人民过得更好。”他说,宜州非常迫切地期望上游地区都能管好境内的企业,确保龙江水永远保持清洁靓丽。

冯振年说,自治区环保厅调集全区环境监察人员对河池市所有涉重金属企业开展地毯式排查,确保不出现新的污染。河池市已责令流域内涉重金属企业立即停产,排查整顿。

不过,造成此次污染事件的罪魁祸首在官方口径中一再更改,似乎陷入了罗生门。资料显示,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是2004年10月由原广西人民机械厂和广西拉么锌矿合并成立的一家国有控股企业,2010年12月,公司并入广西有色金属集团公司。目前已打造成为一家集采、选、冶深加工一条龙和军工、机械制造为一体的综合型、多元化经营的企业,其中具有每年处理镉350吨的生产能力。

2011年,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实现工业总产值13.93亿元,销售收入13.25亿元,利润总额5156万元,利税1.31亿元。

龙江河镉污染的来源最初一度被认为是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座建于1993年的渣场泄漏所致。据传,自该公司渣场被初步认定为此次龙江镉污染的污染源后,该公司董事长、厂长、安环部经理等三人被警方拘留。

不过,很快该公司便对外宣称,此前报道不实,从未有一级政府认定是他们污染的,稍早前确实被怀疑为镉污染事件的主要责任方,但是经过一番努力,已找到渣场不存在渗漏的地勘资料和环评报告,是完全合法合规的。

局势似乎愈加对金河矿业有利,广西官方此后也表示,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成为污染源嫌疑企业之一,但完全认定这家企业为污染源,专家们仍需要取得更充足的证据,同时还需要对其他企业一一调查,以全面确定污染源。

1月27日,河池当地有关部门通过排查又发现龙江河东江河段边有一个没有挂牌的冶炼洗矿厂,疑似新的污染源,大批专家和应急工作人员前往处置。但这家洗矿长是否污染源也未最终认定,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28日称,目前污染源的最终确定遇到一些难题,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的解释是河池市地形复杂,地下溶洞较多,企业排污容易通过地下溶洞进入河中,专家取证非常困难。另外,由于环保部门发现龙江受污染时间较晚,也给取证带来难度。

目前,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厅已动员环保监查骨干力量前往河池开展排查工作,包括地质岩溶、水利、水文和环保等多个领域的专家也已来到河池,为排查污染源提供技术指导。

不过,对正计划上市融资的金河矿业而言,负面影响已不仅在停产待查层面。

重金属污染之痛

目前,河池市正紧急从南宁和湖南、河南等地调运氯化铝、石灰等物资,并对全市所有排污企业和矿场、尾矿库、矿渣堆进行全面排查整治,截至29日,已排查涉重金属企业和经营户145家,责令整改或关停取缔11家,非法企业和无名无主矿砂场正被摸底登记。

地处广西西北部的河池市被誉为中国有色金属之乡,境内锡、锑、锌、铟、铅等矿产的储量丰富,已探明有色金属40余种,储量价值700亿美元。这些矿藏大多伴生有砷、镉等重金属矿物。目前河池有规模以上采选企业41家,规模以上冶炼加工企业31家,在全市亿元产值以上的42家企业中,有色金属企业就占了19家。

有色金属带来大笔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严峻的环境问题,有色金属的开采及冶炼对当地环境造成了包括土壤、水源在内不同程度的污染。

龙江河的这起镉污染事件在当地并非首发,2001年至今河池已发生至少三起特大砷污染事故,其中2008年10月3日发生在河池市郊区的砷污染水源造成附近村民450人尿砷超标。此次镉污染事件中被怀疑为污染源企业的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官方2009年涉砷企业整治行动收到过整改通知。

2006年河池市未完成减排任务,2008年被国家“区域限批”,暂停新项目审批。不过作为广西有色金属工业重要基地,有色金属采选冶及加工业仍然是河池市工业经济和财税的重要增长点。

河池近年来新出一个口号“做大做强做优河池有色金属工业”。广西环保厅厅长梁斌也针对河池市有色金属行业的发展困境提出建议——河池有色金属业的前途,必须依靠产业升级,设置有色金属加工集中区和深加工产业园。此举既方便监管又有利进行污染集中处理。

不过,与其他地区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通病如出一辙,一方面是,无视法律与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企业,在治污方面的投入动力不强,直接将含有重金属的“三废”排入环境中,另一方面,行政监管又后知后觉,惩处力度又显绵软。

依照目前投入的技术力量以及地方政府的组织能力,我们大可不必惊惶失措,有理由相信,这场危机一定会过去。然而,这起事件在公众心理激起的焦虑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消除,因为这不过是中国日趋严重的重金属污染的一个缩影。

重金属目前正全面通过三种主要途径——食物、水和大气侵害我们的身体,国家环保部的调查显示,我国水体重金属污染问题十分突出,江河湖库底质的污染率高达80.1%。长江、黄河无一幸免,携带入海的重金属污染物又对海洋水体造成污染,全国近岸海域海水采样品中铅的超标率达62.9%,最大值超一类海水标准49.0倍。铜的超标率为25.9%,汞和镉的含量也有超标现象。

在土地方面,国土资源部此前曾表示,目前全国耕种土地面积的10%以上已受重金属污染,约有1.5亿亩,污水灌溉污染耕地3250万亩,固体废弃物堆存占地和毁田200万亩,其中多数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

重金属造成的水源和土壤污染已对中国的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百姓身体健康和农业可持续发展构成严重威胁。据环保部门估算,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

有专家表示,目前中国在环境噪声、固体废物方面已形成较为完善的国家排放(控制)标准体系,但在重金属污染物排放和防治技术方面明显不足。亟待先进有效的重金属污染源头控制技术、污染治理技术和修复技术。

紫金矿业之后是南盘江,南盘江过后是龙江河,下一站是哪里?

中国的发展应减少这样的原罪

 
 在线留言  点击查看

 


下一篇:龙江镉污染应急过半月真相却仍未厘清

   友情链接
 
国家预防腐败局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人民网纪检舆情频道 | 新华网 |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 中共中央党 | 国家机关理论武装在线 | 中央人民政府 | 紫光阁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全国人大 | 全国政协 | 正义网 | 半月谈 | 中华先锋 | 中国新闻网 | 法制网 | 党建网 | 新京报 | 南方报业 | 中国青年报 | 人民监督网 | 
版权所有:中国渎职调查报官网 投稿邮箱:cnmsgov@yahoo.com 新闻举报热线:00852-68138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