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您好!欢迎登录中国渎职调查报官网!
高层动态    
中央精神
部委信息
廉政视频
 本期排行
·社会爱心人士胡志亮献爱心助力贺进镇抗
·记中国书画家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 600万白条借款‘’铁案翻盘--
·河北瑞普-----研发轻烃燃气,安全
·贵州桐梓狮溪;疫情防控不松懈,应急演
·贵州省桐梓县水坝塘镇--------
·重庆綦江新盛街道:鸡苗鸭苗帮扶贫 助
·香港正式推出“大湾区青年就业计划”

  高层动态
首页 ->  高层动态   
人民警察王影:铁骨硬汉的爱民情
编辑时间:2013/1/9

 
 2011年6月12日晚,全国第四届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评选颁奖典礼举行,哈市公安局阿城分局松峰山派出所所长王影获特别奖。13日16时,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孟建柱同志,专程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亲切看望并慰问了正在住院治疗的王影。


  20年,整整20年!他,就像一棵挺拔的青松,把事业根基牢牢地扎在大山深处;

    20年,整整20年!他,就像一泓清澈的泉水,把丝丝甘露无私地洒向百姓心田。

    连绵起伏的松峰山、奔流不息的阿什河,共同见证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松峰山镇派出所所长王影甘愿奉献、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怀。

    (一)

    冬日的夕阳洒落在病床上,一位老大娘无力地睁着眼睛,喉咙一阵颤抖,发出奇怪的声音。一旁的妹妹似乎有些听懂了,姐姐想看看儿子。“快!快给王影打电话,就说你妈妈不行了,再忙也得回来。”电话那头的王影可能预感到妈妈这次凶多吉少,就把正在办的案子交给同事,从80多公里外的阿城平山镇火速赶到医院。

    “大姐,你儿子回来了。”老人家再一次吃力地睁了睁眼睛,右手无力地搭在儿子的手上,浑浊的泪水从脸上慢慢滑落下来,随后那双眼睛就再也没有睁开过。

    这是2001年11月11日,一个秋风吹得落叶满地翻滚的日子,一个让王影撕心裂肺的日子。这一天,妈妈走了,永远地走了,甚至没能与唯一的儿子说上一句话。从妈妈患肺癌住院治疗到去世这一天的半年时间,王影因为忙,太忙,只到医院来过两次。

    巨大的悲痛和深深的遗憾,让王影泪流满面,他用这悲痛的泪水,洗刷内心的愧疚,去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

    王影出生在一个地质职工家庭,因为爸爸常年累月地翻山越岭寻找矿产资源,他从小就和两个妹妹跟妈妈生活在一起,妈妈特别喜欢眼前这个胖墩墩的儿子,走到哪带他到哪,妈妈是王影最亲近的人。

    记得7岁那年,妈妈带王影去一家商场购物时,小王影眼睁睁地看见一个小偷掏走别人的钱包,尽管他大声呼喊,那小偷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逃之夭夭。王影恨自己年龄太小,没能亲手抓住小偷。从那天起,王影就梦想着长大后当警察,把祸害人的小偷抓个干净。

    斗转星移。到了1984年,爸爸已接近退休年龄,举家从牡丹江迁到哈尔滨定居,全家人飘忽不定的生活终于结束了。正是这一年,16岁的王影特招为一名武警战士。在部队服役3年中,王影立过功、受过奖,还被评为岗位练兵能手,练就一身铮铮铁骨和擒拿格斗的好功夫,这促使他想当警察的愿望更加强烈。

    机会终于来了。退伍在家待分配两年的王影于1989年入警,成为阿城市公安局平山镇派出所一名片警。接到报到通知,王影欣喜若狂、彻夜未眠,爸爸和妈妈也彻夜难眠。这一夜,王影恨不得天快点亮起来,好早早去报到;这一夜,爸爸妈妈思绪万千,舍不得唯一的儿子离他们太远。接下来,就必然要发生一场谈话——

    爸爸:“平山离哈尔滨80多公里,路途太远,又在大山深处,条件艰苦,我和你妈都这把年纪了,还有病。我看,你再考虑考虑。要不,我找找老领导帮忙,在哈市给你安排工作?”

    王影:“我非当警察不可!有两个妹妹在你们身边,我没啥牵挂的,再说,我有空肯定常回来看看。”

    爸爸妈妈知道王影的倔脾气,也就不作声了。可是,谁知道王影一到派出所就像山上的青松一样,把根牢牢地扎在岩石上。不要说常回家看看,就连大年除夕也从来没有和家人在一起。妻子李艳玲说,有时到哈市办事,王影才有机会回家看一看。不过,最多的一年也不超3次,而且常常是屁股还没坐热,就急匆匆地走了。尤其是1999年当上松峰山镇派出所所长以后,王影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体弱多病的爸爸只好与大女儿一家生活在一起,以求得有个照料。在老一辈人看来,有儿有女的人,晚年和儿子在一起生活才是正常的;否则,与姑爷这个外姓人家生活在一起,那儿子就要背上“不孝”的嫌疑。可是,王影说什么也不回来,他舍不得离开那些水乳相融的山里人。

    父子之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痕,爸爸过66岁生日那天,也不和王影说话。王影知道愧对了爸爸,所以他从此不敢直接给爸爸打电话问候,而是绕道给妹妹打电话,询问爸爸的情况。

    就这样,从1989年到平山镇派出所工作到现在,王影整整扎根大山20年。

    20年啊!有多少人能有如此耐力,又有多少人有如此毅力。

 


    由于年复一年过度劳累,加之山区艰苦环境的影响,从刚入警时身体魁梧、膀大腰圆,到现在身材修长、体弱多病,王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健康”二字离他越来越远了。严重的糖尿病和胃病常常折磨得他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一个馒头能吃一天。但是,王影始终没有向组织提起过工作调动的事,尽管阿城区公安局主要领导几次要将他调回局机关工作,可他总是那句老话:“我对山里的情况熟悉,工作起来很顺手,又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再说,谁来了都得面对艰苦的环境,还是可我一个人来吧!”

 

(二)

    提起15年前的那场洪水,王影妻子李艳玲的手还是有些发抖。

    那是1994年夏末秋初的时节,连续几天的滂沱大雨形成巨大山洪,裹着石块,一路咆哮地向地处山坳的平山镇袭来。眼看着洪水已经灌进家门,李艳玲抱起不满两岁的儿子就往外跑,不小心母子二人双双跌入菜窖,幸亏这菜窖不深,而且还储藏着好多土豆,等到邻居听到她的呼喊声,湍急的洪水已经没了她的腰部,她双手高高地举起孩子,在邻居紧急救助下,才逃过了一场劫难。而此时,王影早已冲出派出所,直奔他的辖区,疏散群众、维护治安去了。

    这边,妻子抱着儿子往山上高处奔跑;那边,王影趟着没腰深的洪水奋力疏散群众,有三四十人在他的镇定指挥下,及时转移到了安全地带。等他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时,洪水已经淹没了窗台,电冰箱都漂起来了。

    “不好!妻子、儿子怎么样了?”他一边拼命地往山上跑,一边大声呼唤妻子的名字。当得知妻儿已经转移到安全地带时,王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那身警服被泥巴包裹着。

    那场洪水过后,王影的名字立刻在平山叫响了,人们像崇拜大英雄那样,到处传诵着他舍己救人的感人事迹。被王影救助的年近八旬的刘大爷说:“我在这儿生活60多年了,山洪暴发的事遇到过好几次。但是,像王影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真是个大好人啊!”

    阿什河的源头——苍松挺拔的松峰山,是金代帝王眼中的龙脉,松峰山镇就是被这群山环抱着的一个小镇,小镇面积365平方公里,人口1.4万。1999年,王影离开工作10年的平山镇派出所,到松峰山镇派出所担任副所长。

    山河村的邵某生活贫困,有点家庭琐事就没完没了地上访,上至区政府,下到村委会,一年四季总能看见他的身影。什么儿媳不孝了,邻居家的鸡吃了我家的苞米了,总之,心有不顺就上访。因为对他提出的问题,没有依据进行处理,所以,哪一级都拿他没办法。2007年年末,邻居买他家的猪肉赊下93元钱,并表示1个月后还清,可是日期到了,钱没还上。这样,邵某是自然要上访的。从区里到镇里,又从镇里到村上,接访者也无能为力。

    后来,他听说派出所所长王影是个大好人,就从家里顶风冒雪走了15华里,去找王影说道说道。儿子哭笑不得:“天呐!派出所能管这事吗?”结果使他万万没有想到,王影还真管了,而且管就管到底。

    经调查,欠账的那个人家里也是相当困难,短期内还真还不上这93块钱。一边是没钱还债,一边是告个不停,怎么办呢?王影决定先替他还上欠款。

    邵某到派出所取欠款那天,见王影正在办公室吃药,有治胃病的、治糖尿病的,还有治肝病的,有糖衣片剂的、有胶囊的,还有一些中成药,五颜六色,抓到手里足有一把。“哎呀!原来你身子不舒坦啊,咋吃这么多药呢?”邵某吃惊地说:“你的药量快赶上我小孙子的饭量了。”王影轻轻地放下水杯,从兜里掏出钱递给邵某。邵某颤抖的手攥住王影给的钱,低着头走出办公室。

    打那以后,全村出名的“总上访”竟消停了。不知内情的村治保主任张德宝好奇地问:“怎么不上访了?” 邵某说:“欠我家的猪肉钱,是王所长还上的,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他呐。再说,那孩子不顾身子长病,还为咱们忙乎。我再要动不动就到处告状,那就对不起王所长啊。” 

    三宝村的关某,是个可怜的女人,虽然实际年龄才36岁,但看上去好像60多岁。几年前,她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右臂,就在这时,丈夫又离她而去,东倒西歪的泥土房里只剩下关某和两个女儿,还有关某瘫痪在床的80多岁的老母亲,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关某赶集卖糕点和蔬菜来维持,是全镇地地道道的困难户。  

    面对这位可怜的独臂女人,王影该怎么办呢?先解决她眼前的困难。王影在镇政府按规定拨付她救济资金的基础上,又用自己的工资卡作担保,贷款3000元,帮她盖起了砖房。房子盖起来了,买玻璃的钱没有了,王影又分两次拿出500元买来玻璃。2002年10月,关某一家住进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别提多高兴了。关某的母亲,试图拄着拐杖去当面感谢王影。这还没完,王影又通过多方努力,将关某的大女儿送进阿城区一所省内重点高中,还做通校长的工作,为她减免了学杂费。今年春节前,王影又把自家办年货的2000元钱借给了关某,让她多上货,赚钱过年。关某动情地说:“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家现在能往进这样砖红瓦亮的房子,托的是王影的福。”

    三清村一个叫孟凡茹的小姑娘,出生8个月时父亲去世,接着母亲改嫁,她就和爷爷住在一起,眼看到了上学的年龄,由于家庭极度贫困,她还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走进课堂。王影从松峰山中心小学校长那里了解到这个情况后,表示要资助这个小姑娘读到初中毕业,这期间的学杂费全由他负责。

    这样,从2003年起,王影每年都从工资中拿出200元钱资助小凡茹,并经常为她买书本和学习用品。现在,这个小姑娘已经上小学五年级了。她曾经对老师说:“我一定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长大后也当个像王影叔叔这样的好警察。”今年春节,王影原打算接小凡茹回家过年。可是,她得了腮腺炎,小姑娘懂事,怕传染了王影的家人,所以没有去成。王影和妻子承诺,等到春暖花开时,一定接孩子回家,再给她买身新衣服。

    这,就是王影。一个大好人!在百姓遇到危险的关头,他挺身而出;在百姓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慷慨解囊。王影掏出的是对老百姓的真情实意,收获的是社会的和谐稳定。

 


    王影的手机就像派出所的那盏红灯,毫不吝啬地亮在百姓心坎上,而且不管是白天黑夜、年节假日。在他看来,带着手机,就是让老百姓随时都能找到自己。

    随着王影“知名度”不断扩大,老百姓很自然地把他当成“大能人”。所以,不管是不是派出所管辖的事,老百姓第一个想到的总是王影,这就让王影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家”的概念越来越淡了。

    王影调到松峰山镇派出所的第二年,也就是2000年,岳父母考虑到他工作太忙而十天半月不能回家一次,女儿和外孙子没人照料,就将她们母子接到阿城区自己家里。

    提起王影整天忙于工作而经常不回家的话茬儿,他的亲人们似乎有一肚子的话语要倾诉。

    年逾七旬的岳母任桂荣,对王影既佩服又抱怨。佩服的是,“这孩子为人实惠,心眼儿好使,是个百里挑一的好人”;抱怨的是,“干起工作就不顾家,这也行。家里有我们老两口照料。可自己一身病,还不管不顾地没白天黑夜地拼命干,将来有个三长两短的,媳妇和孩子可咋办呀!”任桂荣说,有一次王影到外地抓人,蹲了好几宿,最后人倒是抓到了,可他也累倒了,回到家里,倒头便睡。我给他脱袜子,想让他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可一看,他的双脚都磨出了水泡,心疼得我直掉泪。没料到惊醒了他,他连吃口饭的工夫都没有,起来就直奔派出所,又拼命去了。下岗在家的李艳玲,是看中王影为人正直、有爱心,才嫁给他的,她深深地爱着丈夫,也理解丈夫。她常常让阿城开往松峰山的长途汽车司机,给王影捎去换洗的衣服和药品,还定时给王影发送手机短信息,叮嘱他按时服药。

    “苦点儿累点儿,我自己都能忍受。但有时我真生他的气。有一次,我看他的身体太虚弱了,就央求他到医院再检查检查。哪成想,他开车拉我明明是去医院,却在半道儿上发现前面有一台农用四轮子拖拉机,就跟了上去。我纳闷怎么离医院越来越远?就问他干什么去。他说,看看前面那车是不是前几天老刘家丢的那台。一查不是。而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他扔下我就奔派出所。结果,病没看成,我还生了一肚子气。”

    那么,王影到底忙啥呢?

    一次,一名外地妇女在松峰山周围村屯收购小米,在别的地方每斤1.60元,可在松峰山镇却每斤1.40元,乡亲们知道了这件事,就来找王影。王影二话没说,脱下警服,一身镇干部打扮,找那妇女说理,结果硬是让她补上了差额。

    刑满释放人员小飞,由王影一对一帮教。王影从自己亲属手中借了些钱,帮小飞开起了小商店。如今,小飞的买卖可干大了,不仅有商店,还有四层楼的大酒店。不仅自己娶妻生子、过上了殷实的生活,还吸纳了20多名下岗人员重新就业。

    “是王哥给我领上了正道儿,是王哥帮我发的家。”提起王影,小飞千恩万谢,一口一个王哥,那口气,发自内心。

    如今,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那本就不太多的耕地,可是农民的命根子。每年春种季节,在土地相邻的农民中经常发生纠纷,不是你家多种了我一条垄,就是他家的犁杖犁偏了。每当发生这样的事情,当事人往往请王影来调解,王影不推辞,有耐心。他说:“这事说多大有多大,处理不好甚至可能导致命案。”有一天,他一次调了4家,从早到晚,谈得口干舌燥,讲得饥肠辘辘。

    这就是王影,一个名副其实的“大能人”。为了社会和谐稳定,只要群众有求助,他不受职责所限,毫不犹豫地大方出手。 

(三)

    农村发生的刑事案件,以盗窃居多。要有效预防这类案件的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强巡逻控制。因此,王影凭借良好“人缘”,号召企事业单位和各个村屯组建治安联防队,在民警指导下开展工作。

    一旦发了案子,王影总有办法侦破。从平山到松峰山,无论是当民警,还是所领导。20年来,发了刑事案子,王影必出现场,并且次次参与侦破,而且发了就破,从来没有积案的记录。

    1997年5月,冬眠的大地渐渐苏醒了,小草吐出嫩芽,正是各家各户放牧的好时节。可令养牛户吃惊的是,耕牛接二连三的丢失。有一天傍晚,竟一下子丢了4头。时任平山镇派出所民警的王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经过调查走访,王影得知,耕牛丢失的日子大都在星期一三五这几天。他想,这真应了“贼偷单儿,不偷双儿”的那句老话。于是,王影带领民警和联防队员,重点于星期一三五傍晚在主要路口设卡蹲守。

    5月下旬一个星期五晚上,一名中等身材、体态较胖的男子牵着6头耕牛向王影的卡点走来。“上去盘查他”,王影亮出警官证,要那人出示“牛牌”(上面有牛的照片和所有者姓名、住址,相当于身份证),那人支支吾吾,说什么也亮不出来。在哪买的,也说不清楚。由此,王影断定,这人有重大盗牛嫌疑。经艰难的审讯和调查取证,终于使这个盗牛老贼浮出水面。

    2007年8月8日,松峰山镇吊水湖屯杨双杏家50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被盗,中和村王树金家2000元现金也不翼而飞。两起盗窃案件打破了山间小镇一向的宁静。王影通过调取村屯监控录像,发现了一辆可疑黑色伊兰特轿车,开车的是一名头戴鸭舌帽的男子。为了查清这辆车,王影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辗转哈尔滨、尚志、五常、宾县等地的高速公路收费站调取录像资料。有证据表明,这台车的牌子是假的。案件侦破从此失去了线索,但这辆车的牌照及驾驶人的体貌特征却印在了王影的脑海中。打那以后,凡是碰见黑色的伊兰特轿车他都不忘多看两眼。

    2008年4月15日,在阿城区公安局开完会的王影,经亚沟返回松峰山途中,发现亚沟镇路旁停了一辆黑色伊兰特轿车,王影一看牌照正是他苦苦找了一年多的那辆车。他迅速与邻近的玉泉派出所、亚沟派出所取得联系,在两所民警的配合下将流窜盗窃犯罪嫌疑人抓获,并在车内搜出多个假证件及入室盗窃作案工具。

    都说王影有副热心肠,好说话,但要分清面对的是什么情况。处理证据确凿的案子,不管是什么人说情,他都从来不给面子。松峰山镇泉河村发生过一起土地纠纷案子,当事人有位亲属在北京做官,自忖谁也不敢动他,就将村委会办公桌砸烂。王影调取录像,整个过程一清二楚。必须依法行政拘留当事人!

    “你敢拘留我,你就别当警察了!”

    “我宁可不当警察了,也要拘留你!”

    后来,当事人北京亲属通过关系果然给王影手机打来电话,要求放人。王影不听邪,硬是依法将当事人押了15天。这件事,不仅让松峰山的百姓竖起大姆指,而且还在阿城区公安局的同事们中间引起不小的轰动。

    从警20年来,经王影亲手抓获的犯罪分子不下500人,其中被送上断头台的足有20人。松峰山镇的社会治安形势越来越好,刑事发案连年走低,2004年至2008年累计发生刑事案件33起,人均发案0.002起。当地百姓用“夜里睡觉不用插门”来形容他们所处的平安环境。

(四)

    凡是跟王影在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没有一人不敬佩他为人正直,没有一人不被他的模范带头作用所折服。

    4间土坯房,四面透着风,冬天睡觉戴棉帽,早晨洗漱要先将冻硬的毛巾用热水化开,一张床还是镇里不要的破烂儿,出警得骑叮当乱响的自行车,民警没心思工作。

    这,就是王影刚到松峰山镇派出所时所面对的一切。

    “农村派出所条件是相对较差一点。但是,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差的。”干了10年的警察,没想到干到今天这种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的地步。留下工作吧,干到啥时才到头呢;转身走人吧,又怕辜负了组织的信任。

    那一夜,王影翻来覆去睡不着。为了克制自己脑海中的两种思想不再继续斗争下去,他干脆起身打扫卫生。

    王影留下来了!困境中的跋涉者,乡亲们的贴心人。

    第二天上午,他主持召开派出所全体会议,面对3名民警,王影说:“不想干的写申请,想干的跟我来。”

    咬牙挺过两年的艰苦生活。2001年春天,松峰山镇派出所开始动迁,王影高兴了,他设想着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新“家”应该是相当漂亮的。可是,要实现这一切,没钱不行,他领着民警到附近的几个林场、水泥厂“化缘”,甚至还去一家矿石场捡废铁卖钱。直到2002年才七筹八凑地弄了几万元,购买了4台电脑、5套办公桌椅、5张沙发床,还有必备的其他办公用品。如今的松峰山镇派出所基础设施一应俱全,跟城里的派出所没什么两样,民警也由过去的3人增加到5人。

 


    从此,一向落后的松峰山镇派出所,各项工作综合考评成绩一路攀升。2008年,名列阿城区农村派出所序列第2名,全局综合考评排名第四。民警们说,没有我们王哥的模范带头作用,就没有派出所的今天。

    ——逢年过节,王影总是将民警们撵回家去,自己一人在所里值班。

    ——从来没有将派出所的车辆挪作私用。偶尔回家一趟,王影早5时就得起床,乘第一班长途汽车赶回80公里外的所里。

    ——侦破刑事案件,王影第一个出现场;抓捕嫌疑人,王影总是冲在最前面。

    ——民警宋海亮的妻子居住在哈市。为了让夫妻俩经常团聚,王影多次找局领导,要求给予照顾,终于将宋海亮调到离哈市比较近的派出所;民警孙洪国的孩子常年患病,为了给他创造照顾孩子的良好条件,王影向局领导反映情况,终于将孙洪国调入城内派出所。

(五)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2008年底,王影高票当选哈尔滨市第三届市民喜爱的好警察。站在领奖台上,他神情专注地眺望着远方,仿佛看到了那些熟悉的乡亲们信任的目光。

    寒来暑往,风雨兼程,松峰山仰止,阿什河含情。今天的王影依然在大山深处操劳着、奔忙着。为了那些恋恋不舍的乡亲们……

 
 在线留言  点击查看

 

上一篇:大学生村官张广秀:治好了病,还要当村官 传世私服
下一篇:周恩义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发言摘编

   友情链接
 
国家预防腐败局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人民网纪检舆情频道 | 新华网 |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 中兴中央党校 | 国家机关理论武装在线 | 中央人民政府 | 紫光阁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全国人大 | 全国政协 | 正义网 | 半月谈 | 中华先锋 | 中国新闻网 | 法制网 | 党建网 | 新京报 | 南方报业 | 中国青年报 | 人民监督网 | 
版权所有:中国渎职调查报官网 投稿邮箱:cnmsgov@yahoo.com 新闻举报热线:00852-68138997